欢迎访问畅维网络官网,我们将为您提供专业的网站建设服务!
咨询电话:0531-88162305 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站学院 > 网站建设基础知识

网站的用户体验设计有趣的对话

 

他:请问你是什么部门的?

我:我是国际站用户体验设计部的。

他:是不是国际站的网站布局都是你们来改的?

我:应该是的。

他:我觉得很奇怪,你们为什么要经常改我们的网站啊,我们是学院的,每次给客户培训,打开网站,就发现布局换了,我的讲义也需要经常更新。

我:如果不经常改改,我们这些人都每天干嘛呢?其实首页来讲的话,平均2年也需要大翻新一下的,老是同一张面孔,多枯燥啊。但是原则上,每次改动会通知给涉及到的部门的,比如你们老大。

他:对了,我一直想知道,做你们的工作的,学习背景都是什么啊?都是学计算机的吗?

我:不是。其实我们部门分四种角色,每种角色的专业背景是不一样的。

他:都是什么?

我:比如,用户研究员这样的角色,专业背景可能是心理学,人类学,社科等学科。但是也有其他专业背景。交互设计师这样的角色,专业背景可能是工业设计,也可能是其他设计专业,比如平面设计,而我是学包装设计的。但是也有完全和设计不沾边的专业,心理学也有。前端工程师的专业背景可能是计算机,也可能是其他专业,比如我们团队曾经有从演艺圈出来的杰出前端。还有一个角色是视觉设计师,专业背景有可能是平面设计,也有可能是动画设计。啥专业都有可能,不能笼统去讲……

他:你刚才说,有可能是学工业设计的,我觉得很奇怪啊,工业设计我想的不是都一些现实的产品吗,比如汽车,洗衣机等……

我:毕竟国内专门的交互设计专业很少而且本身也不是很专业,还是会借鉴很多来自成熟的工业设计领域的一些理论。工业设计可能本身发展比较成熟,而且研究的方向也是人机交互类的,也需要研究用户的特点,行为和习惯,进而设计或者改进产品设计,让它简单易用。所以,和交互设计是有很多相同的部分。我个人感觉交互设计是从工业设计领域衍生出来的,而目前越来越限于网站和软件界面……

他:那其实,网站、软件和洗衣机设计是同一个道理,只不过是虚拟的和实体的……

我:恩,也许可以这么理解。

他:做一个网站难吗?是不是就给程序员一个图,写一些代码就可以了?你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多人?

我:单纯做一个网站是挺简单的。我们平时做的工作,其实也大都不是开创性的,也是日常网站一些功能的改进,修补修补,优化优化。但是做网站的流程,要想做好,不是给个图写写代码就行了……

他:那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工作的?

我:我们做新的产品和优化老的产品的流程其实不太一样,举新的产品为例,很早之前就开展了工作了,交互设计师,用户研究员配合产品经理做一些目标人群的调研,分析,看我们的产品针对的目标人群都是谁,他们都有什么需求,都有什么特点。这样才能够帮我们找到产品的真正定位,核心的功能等。

他:有点像目标市场划分?

我:很多时候和营销也有点像。其实卖产品要想事半功倍,一定要先有需求才有产品。而不是先生产出产品,再去市场上找能够卖给谁。

他:那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设计呢?

我:刚才说我们前期要投入一些人力去做分析和调研,接下来,在产品经理去细化需要什么功能时,我们就可以开始设计工作了。但是不像你刚才说的,直接去出一张图。而是先由我,也就是交互设计师去做一些线框图。也就是草图。

他:这个我理解。做草图是和别人去讨论是吧?视觉设计师设计不也是要出很多稿草图吗?最后才选择了其中一稿。

我:我们设计的草图和视觉设计师做的不一样。但是你说得没错,我们可以不出我们的草图,直接让视觉设计师去做。但是这个视觉设计师会非常非常痛苦。因为他需要花很多精力在草图上,然后他接受很多意见和建议,而且他去优化的方向无从把握,很多,结果导致迟迟确认不了。

他:为什么会这样?

我:对于视觉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受,首先视觉的评价标准是大部分建立在主观评价上的。比如你觉得紫色好看,老板觉得红色大方,视觉设计师需要找到一个契合点去让所有决策方达成共识。

他:这本来就应该这样,即使有你们,他们的痛苦也不会减少多少。

我:是的。但是我们的存在会帮助视觉设计师减少大部分痛苦,也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(当然我们存在的好处不限与此)。因为我们会缩小他们确认的内容范围。如果没有交互设计的存在,就会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抛给视觉设计师。在确认时,会发现布局a和布局b,布局c存在各种偏好,而颜色a,颜色b, 颜色c 也存在不同的偏好,版块a的位置,存在不同的偏好……结果布局、颜色、结构的排列组合会非常非常多……

他:恩,我理解了,会不会有人说:我觉得这个版本的结构很清晰,但是颜色很不好看,你看看能不能把另一个版本的颜色换过来看看?

我:经常!但是这样来回排列组合,会诞生出更多的排列组合……

他:恩,想法有时在设计的时候也会收不住,也会诞生出一些自己的新的想法。

我:是的。所以我们通常会在交互设计阶段先从理性上确认一些问题,比如布局,信息结构,内容的逻辑性等。这些内容可以不那么感性去评价,更多是靠一些说服性的东西去说服大家接受。这样视觉设计师只要确认色彩、风格、内容排版、图片元素就可以了。

他:那你们怎么说服别人接受?

我:如果有数据,就用数据,如果有用户的生意就用用户的声音。如果有已经了解到用户的特点、行为,都可以拿来应用到设计方案的说服框架里。另外,大家都会尊重专业的观点。把自己武装得更加专业一些,会有比较大的帮助。

他:就是一样要说服别人?

我:其实有时也不能叫说服,我们最起码自己得相信那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,如果自己不确信,就让更多的人去帮你看看是不是有更好的解决方案,如果时间和资源允许,就引入真正的用户去帮我们看看。之后别人都会相信这是目前阶段最好的解决方案。但是,即使交互不像视觉那么感性主观,但是依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就需要说服他们相信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。

他:所以还是要找一些支持。

我:数据,用户声音,都很有帮助。实在没有资源,就需要我们去描述使用场景,让其他人觉得自己就是现实的用户,进入到我们描述的使用场景里去,我们把这个说服的方式叫做讲故事。

他:很有意思。那是不是你们就提供一张页面的草图给视觉设计师就可以了?

我:不光是单个页面的草图结构和布局。我们最主要的是设计任务流。

他:任务流?

我:比如用户的目标是上传产品,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他需要经过几个步骤,完成哪些任务等。我们要做到尽可能让用户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最少的步骤达到目标。哦,其实,我们的目标不只是这个,更高级的是,用户在这个过程中感觉到简单,容易,放松。最有效率有时需要和“用户的感受”平衡,也需要和我们投入的成本和用户投入的成本相平衡。

他:看起来又比较复杂。

我:其实很好理解,比如,你在一栋停了电的大楼里,有15层楼高,你需要下楼。最快的方式就是吊个绳滑下来,最舒适的方式是叫个直升机来接你。但是前者虽然效率高但是不安全,你会担心不敢尝试。后者虽然舒适但是成本太高。所以,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,也许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。

他:我了解了。但是你刚才说收集用户需求,你们都是通过什么渠道?其实我们才是每天面对客户的人。

我:我们两类用户。一类是国内的供应商,对于他们的需求收集,我们有时也会“上山下乡”,直接派一些设计师去他们的工作地点去观察他们如何用我们网站。另外,我们也可以很方便邀请他们过来我们公司,中国站有专门的实验室,可以让他们在实验室里做一些可用性测试。但是另外一部分用户是海外的买家和供应商。他们离我们很远,他们不容易过来,我们也不能过去。

他:那你们怎么办呢?

我:我们也有很多办法。比如有专门的团队,BI部门(网站参谋部)他们会定期做一些海外买家的问卷调研,并逐渐沉淀出一些买家分层研究。我们通过他们知道很多买家的需求和问题。另外,我们自己也会偶尔做一些远程的在线的用户调研和测试。

他:但是我们网站不会经常推出新的产品,你们平时闲着吗?

我:……我们也想啊……但是大的战略级的产品非常不会经常推出,但是小的产品会经常出现。但是一些老产品的优化是不断在进行的。

他:不能一开始就做的很好,以后就不会经常需要优化了吗?

我:一开始这样做很难。比如刚开始大家就是想把产品做到线上去,这时也许本来就解决最核心的功能,和主要的流程没有问题。我们一开始无法做到尽善尽美,一个原因就是资源不允许。另外有可能是,我们确实不清楚到底完美的方案是什么,那些耗费大量资源的功能到底有多少用户需要,所以我们有时就会先发布一个简单版本,之后随着用户使用的数据和访谈的声音,去迭代优化。另外,我们对于在线的页面、功能都有数据监测,会分析流程中的流失率,我们去判断可以优化的点是什么,然后去改,再监测。

他:但是依然没有百分之百满意的时候。

我:每次优化要保证数据是正向的。不是正向的就返回老的版本,继续思考。但是确实不可能说什么是永远不用再优化的。网站的体验就是一点点被优化升级的啊。

他:我明白了,谢谢。我之前理解做网站太简单了,想不到这么复杂。

我:哈哈,复杂就是为了简单。不过在很多小公司,确实组建的团队不是那么复杂,但是一个是人累一个是网站烂。没办法。

(编辑:济南网站建设、济南网站建设公司:畅维网络)

鲁公网安备 37010502000788号

  • 扫一扫,关注微信公众号